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510文学-无弹窗值得收藏 > 网游之一梦百年

第596章 模糊感情的结局

网游之一梦百年 | 作者:我又回来了呀 | 更新时间:2019-10-15 15:29:4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你别误会,我和他没有什么。”宫曦月从烟盒中抽出一支烟,噙在嘴里,不管是动作还是声音,都微微有些颤抖。

  严云星打着火机,递到近前帮她点着,十分平静地说道:“我相信你,你是对感情负责的人,不会在和我说清楚之前就和他发生什么。”

  宫曦月埋头深吸了一口,吐出浓浓的烟圈漂浮于灯罩,仿佛化不开的愁雾,解不开的死结。

  她欣慰于严云星对她的理解,但也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说清楚之后就会抛弃我然后和柳辰星发生点什么吗?”他这是对自己的不自信,还是对我的选择产生了质疑?

  不过严云星确实应该质疑,因为宫曦月到现在都不知道该如何抉择。她想要严云星说出一句男人的话来帮助她做选择,可惜,他并没有。

  “我送你的项链呢?”严云星刚进门就注意到她没戴那串星型项链,很显然是她为了见柳辰星特意取下。再看她的打扮,青春短裙,略施粉黛,妩媚而不显轻浮,娇柔又不失大方,不正是柳辰星喜欢的样子吗?

  一个谦谦君子,一个姣姣素女,金童玉女,天作之合啊!我又算个什么东西呢?第三者罢了!

  宫曦月没有作解释,或者说她准备以另一种方式作解释,“你先听我说,我和他在高中时……”

  “不必说了!”严云星一言打断了她的话,淡淡说道,“我不想听你俩动人或是悲情的爱情故事,我只想知道你的选择。”

  “啪!”,他说着又点燃一支烟,烟雾缭绕,渐渐遮住了他冷漠的脸庞。两人虽然咫尺距离,却仿佛远隔云端。

  她沉默了。

  “呕……”

  因为接连不断地抽烟,让严云星一阵阵干呕,不得不掐灭了烟头。他也明白了她的态度,冷笑一声淡淡说道:“男一、男二、女主?呵呵……不好意思,我绝对不会允许电视上的恶俗情节发生在我身上,我没有男二的命,更没有男二的心,何况男二还只是男一的影子。”

  “你不是他的影子,更不是什么镜中人,你就是你,你明不明白!”宫曦月第一次对严云星怒吼出声,心里不住地质问着他:为什么你就不能说出一句霸道的话,让我坚定我的选择?难道仅仅输了游戏的你在现实中也变得如此卑微了吗?

  但她并没有质问出声,因为一旦问出口,倒显得她无比卑微了。

  严云星不是傻子,他猜到宫曦月的想法,但还是没有如她所愿,说出那些“永不放手,绝不死心”的话,因为他也有他自己的想法。

  “我当然明白我不是任何人的影子,但在你这儿,我并不确定,毕竟你我的开始只是因为我和他长的相像,所以我没理由也没兴趣取代他在你心目中的位置,我只需要知道我在你心目中的地位就足够了。”他如此说道。

  可她又沉默了。神情楚楚,眼眶通红。

  他长叹一口气,起身走到窗前,打开窗户,让微风拂散这恼人的烟雾,吹醒他浑浊的大脑。

  望着窗外万家灯火,车水马龙,浮躁的喧嚣反而让他内心变得更加平静,爱或不爱,恨或不恨,不过如此,又有什么好纠结的呢?

  “我不想和他争风吃醋,因为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既然爱的不够坚定,那分开未必是一件坏事,你觉得呢?”他背对着她坐在床上,再次点燃一支烟,静静地等她的答案。

  “对不起……”宫曦月双目含泪,声音颤抖。

  良久,他将手里的烟熄灭,扔进了烟灰缸里,起身向门口走去。

  “你好自为之。”

  说完这一句,他再无眷恋,头也不回的出门离去。

  ……

  客厅沙发上,柳辰星姿势十分随意,神情怡然自得。

  看到严云星出来的一瞬间,他微笑着起身,优雅地邀请,“我看你还没吃饭吧?吃完饭再走吧。”

  “吃饭?走?真把自己当做一家之主了呗?该走的人到底是谁?”严云星心里万分不爽,但脸上并未露出任何端倪。再转念一想和宫曦月的问题与一个“镜子”有毛关系?他不过是一个导火索罢了,因此心中的不爽消散了大半,也微笑地操着地道的磁性嗓音,优雅从容地说道:“多谢柳兄盛意,饭就不吃了,游戏里还有很多事要忙呢。”

  “那就不留严兄了,下次来SH柳某一定盛情款待。”柳辰星摆了摆手,目送着严云星出门。

  严云星报之以微笑,同样摆手再见。在开门的瞬间,又忽得转过头来问道:“柳兄不玩《天下》吗?”

  柳辰星明显一愣,很快又笑着回应:“从没玩过任何游戏,这种娱乐方式太浪费时间,也会让我玩物丧志。”

  “那这一点我们倒是挺不像的呢。”

  “我们不相像的地方多着呢。”

  “或许吧。”严云星转头,脸上笑容消失,道一声“走了”,便再无任何留恋,快速出门离去。

  柳辰星亦眉头紧锁,沉着脸注视着悄无声息的卧室方向。卧室里的她没有追出来,并不代表她彻底放弃了严云星,而是她的内心还在挣扎,还让他们的感情留有挽回的余地,不亲口说结束,就永远没有结束!这个女人,深爱的女人,一向精明如此!

  “这些年你们到底经历过什么,我又错过了什么,让你至今做不出选择?”柳辰星不禁想问苍天,命运为何如此捉弄人?

  他从来不会逼问宫曦月,因为感情是两个人的事,一个不爱了,另一个不应该死缠烂打,卑微乞怜,试着放手才能对彼此都好。但在现在,他不会放手,因为他认为在宫曦月心中,显然他比严云星更加重要!

  ……

  夜晚的SH,灯火璀璨。行色匆匆的人们怀揣着各自的心事,在这钢筋铸就的都市丛林艰难地挣扎着,日复一日,从未失去对生活的热情,亦或是早已麻木不仁,心如死灰。

  闹市区的一家餐馆,严云星进包间一落座便要了两箱啤酒,左手抓起两个包子大吃大喝起来。

  毒狼三人看他如此光景,虽不知发生了何事,但肯定他心情不好。毒狼更小心翼翼地问道:“怎么了?和宫曦月吵架了?”

  “没有,就是一天没吃饭,饿了。”严云星甩了甩了碍事的右手,试着拿起筷子,却又被伤痛劝退,放弃了文明的进食,继续左手抓食,粗鄙又野蛮。

  至高看他神情十分正常,只觉得他是真饿坏了,又叫服务员添了许多饭菜,看他吃得津津有味,自己也不禁食指大动,拿起酒瓶与之说道:“听说严盟主酒量异于常人,今天我可要好好见识见识!”

  “你捣什么乱呢,一会不开车了?”毒狼使了个眼色低声呵斥一句,严云星却拦着他大笑道:“你们是不是以为我今晚不回去了,所以在这儿放心的大吃大喝?”

  “额……我看那小区挺安全的,就……”

  严云星摆了摆手示意毒狼不必解释,随即又与至高道:“好久没喝酒了,我正想找人大醉一场,来来来,今晚谁倒谁认孙子!”

  “那不行!”至高连忙摇头,又指着毒狼、荆南道:“他们也得陪我一起,不然我干不过你。”

  “呵呵……不是我看不起你们,就你们这样的,来十个都不是我对手。”严云星抱着啤酒瓶尤其轻蔑地说道。

  这就让毒狼三人很不爽了,虽然知道他心情不好,但也不能惯着呀!游戏里围殴不过你,喝酒还喝不过你了?

  “服务员,再整两箱!”

  荆南松开了裤腰带,毒狼挽起了长袖子,誓要与严云星酒场一争高下!

  有道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借酒浇愁愁上愁”,几个小时的胡吃海喝,推杯换盏之后,严云星终于还是倒在了酒桌上。

  至高醉眼朦胧,推搡着严云星大叫道:“起来!不认孙子吗?”

  严云星忍住胃里翻滚,摇晃着站起身,挨个对三人鞠躬:“毒狼……爷爷,我……我是你孙子,至高……爷爷,我……我是你孙子,荆南……爷爷,我……你是我孙子……”

  毒狼三人亦醉态萌发,指着严云星大笑不已,能让叱咤江湖的严毒妖心甘情愿地叫他们爷爷,那得多有面儿啊!

  只是荆南总感觉哪里有点怪怪的呢……

  ……

  深夜,唯一还算清醒的毒狼,叫来了烛火、飞鹰,让烛火带至高、荆南回基地,飞鹰开车送他和严云星回金陵,一路无话。

  第二天中午,严云星宿醉方醒,跑到卫生间呕吐了许多酸水,胃里才稍微好受了些。出了卫生间,倒两杯热水暖了暖肚子,刚坐下不久,那一句令他倍感伤心的“对不起”便不停地萦绕在他脑海,惹得他心里阵阵烦躁,心情压抑到了极点。

  他起身出门,准备回丁家村探望探望父母,也顺便散散心。门口值班的是大壮、腾蛇,大壮先去上报给夜叉,夜叉表示这次要亲自护送他,严云星没得办法,只能点头答应。

  车上,夜叉看严云星神情疲惫,脸色极差,又想到今早毒狼所说,猜测他应是与宫曦月闹了矛盾,正想着要不要安慰安慰他,他却先开口了。

  “别说,别问,开好你的车就是了。”

  夜叉听之瞬间火起,大吼道:“老娘又不是你保镖,凭什么听你的?就要问,就要说!”

  严云星眉头一皱,将头转向车窗,并不想搭理这只“母大虫”。

  夜叉却不依不饶,不仅要打破砂锅问到底,还要往他伤口上撒盐……

  “是不是吵架了?身为一个男人就不能先认个怂吗?跑到餐馆买醉是什么狗屁解决问题的态度?你也不想想人家那么一个大美女跟了你,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就你这歪瓜裂枣、穷酸死样的,不是游戏里有点成就人家能看上你?”

  “是,你说的没错!”严云星突然暴起,双眼通红地盯着夜叉大吼道:“正因为我配不上她,所以分手了,分手了!你满意了吗?还有,我和你很熟吗?做好你自己的事别TM对我指手画脚行吗?”

  “是,是不熟,不熟的很呐!TMD就好像老娘愿意热脸贴你冷屁股似的,不是上头命令老娘稀罕和你住一个屋檐下?你一个废物TM害死了老娘多少兄弟?”

  “停车!”严云星沉声怒吼。

  夜叉自顾自的辱骂他,并没有任何停车的意思。

  严云星当时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一脚踹开车门,飞扑而出,夜叉吓得当即刹车,严云星却已经滚落了好几十米,浑身擦伤无数,硬是咬着牙没叫一声痛。

  夜叉下车飞奔而至,看严云星艰难站起身,又破口大骂:“你TM不要命了?要死能不能别连累我!”

  “你喊什么,这不没死么?你担什么责任?”严云星说罢扭头就走。

  也亏得乡间小路来往车辆不多,没有引起外人围观。夜叉看他如此脾性,也知他不是个好惹的主,便没有再骂,反而追上去开始说起了好话。

  “行了,别生气了,我之前那是关心你,我也不知道你和她已经分手,后边的都是些气话,你不要太在意……那什么……对不起,是我太过火了……”

  能让夜叉这么“低三下四”的道歉,严云星已经很心满意足了,他也不是小气的人,停下脚步回了一句:“那一战,不管是现实还是游戏,对你我的影响太大,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我的私事还是不想别人过问,以后我们尽量和平相处吧。”

  “行吧,关于你的私事我以后肯定不多嘴一句,多嘴我就是狗,怎么样?”夜叉“讨好”地问道。

  严云星冷漠地盯着她,没有回话。

  夜叉只道他还在生气,也垮下一张脸,皱眉道:“你还要怎么样……”

  严云星望向停在路边的车子,不耐烦地说道:“什么怎么样?真让我步行回村吗?”

  夜叉愣了愣,忽得眉开眼笑,赶忙跑回去开车追来,拉上严云星一路疾驰而去。
网游之一梦百年最新章节https://www.510wx.net/book/42623/,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我想盛装嫁给你千里烟波念归期萌宝有旨,少主放开我妈咪花都小仙医幽谷浮城官门九阳变灵龙重生大明魁首重生未来当专家